新里程

媒体看恒康|重整恒康医疗后 董事长林杨林详解新战略

2022-07-04

作者:

浏览量:


2022年6月27日,曾经的民营医疗第一股恒康医疗(002219.SZ)公告称,法院裁定确认恒康医疗重整计划执行完毕。这也意味着,新里程医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——北京新里程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新里程”)出资近20亿元获得恒康医疗25.3%的股权,正式成为控股股东,入主恒康医疗。

 

6月下旬,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恒康医疗依据此前获批的重组方案,完成第一期债务清偿,股票正在过户中。恒康医疗旗下医院进入新里程体系后,新里程将成为拥有超过3万张床位的超大型医院集团。

 

相比2016、2017年资本大举进入医院投资领域,动辄以数倍溢价抢购医院,后来纷纷黯然退场的情况,林杨林认为,这两年的医院投资已经从无序恢复到有序,市场已回归理性。“目前新里程的医院以国有企业医院为主,恒康医疗的医院以当地政府医院改制而来的为主,两边的定位不同,未来的发展路径也不一样。”采访中,林杨林首次对外明确了恒康医疗的战略方向及新里程的未来规划,他表示,2-3年后,新里程的床位数将扩张至超过5万张。

 

“医疗+医药”

 

恒康医疗成立于2001年,以独一味制药起家,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。后来在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大背景下,恒康医疗在2012-2015年通过外延式并购和内生式增长并举,进入医疗服务领域,并购了10多家医院,目前旗下拥有15家医院(含在建)和近万张床位,同时布局了日化品、保健品等多项产业。

 

林杨林称,加入新里程后,恒康医疗大的战略方向没有变化,还是“医疗+医药”双轮驱动,但是战略的内涵变了,在战略升级基础上,未来要做实、做深、做透,做出竞争力。

 

具体来说,恒康的医疗板块要走“区域医疗中心+肿瘤医院”的模式。旗下现有医院要成为以综合三级为基础的区域医疗中心,即在一个区域里面做到排名前三,同时新建院区或现有分院打造成为肿瘤专科医院。大连、萍乡、兰考、崇州、泗阳、盱眙六大中心都在重新规划,一方面相关的医院等级提升正在推进,为综合医疗提供学科支撑;另一方面新建或改造的肿瘤专科医院有些已获批,有些在建设规划中,将进一步提升医院学科竞争力。

 

至于医药板块,依托独一味,打造“中药产业链+健康消费”,在中药制造方面增加研发能力和上游资源整合,在健康消费方面提升品牌和满足年轻化需求,整体的逻辑就是做大做强,让独一味成为行业领先品牌。

 

林杨林坦言,过去几年因为司法重整,恒康医疗的总部在战略、制度、文化、协同、考核的作用上是“弱化的”,所以重整后将强化恒康医疗总部的管理功能,并根据这些管理功能来优化组织结构、提升干部能力、增强企业凝聚力、强化长期战略目标。

 

优化组织结构必然意味着人员的调整。林杨林几次提到,战略的问题,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,因此他很喜欢参加医院的职工大会,以往新里程旗下国企改制而来的医院,他几乎都参加过职工大会,直面一线职工最琐碎又最尖锐的问题。上一次参加,是去年12月去山西焦煤集团旗下的西山煤电总医院。

 

对于这些职工的尖锐问题,他已经习惯,并且认为这些问题都不难回答,因为问题总结下来无非几类:改制之后,工作是不是稳定,收入有没有竞争力,收入增长是否有可持续性,科室或部门在改革后是否得到支持,医院未来的发展是什么样子。

 

理解并诚恳回答,是林杨林的做法和经验,也帮助新里程一次又一次顺利整合医院。国企医院改制的初始阶段,新里程抓住了时间窗口,完成了这些医院的混改。

 

目前,以“区域医疗中心”为战略,新里程布局了全国性医院网络,覆盖了山东、河南、河北、山西、陕西、重庆、内蒙古等近20个省市、自治区,其旗下控股及管理的二甲医院医院近40家,还拥有超过200家基层医疗机构,在5年时间里一跃成为国内领先的医疗健康集团之一。

 

重塑恒康

 

恒康医疗大跨步踏入医疗服务领域始于2012年,彼时卫生部、国务院医改办等五部委联合印发通知,鼓励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,“进一步开放医疗服务市场,大力发展非公立医疗机构,加快形成多元办医格局”。

 

此后的5年,恒康利用高杠杆出资43亿元并购了19家医疗机构。

 

林杨林总结,恒康医疗“抓住了行业起飞时的商业机会”,但“当新时代倏然而至,却没有跟上高质量发展的步调,终于在国家去杠杆的大环境中为自己曾经的高歌猛进买单”。

 

根据财报,恒康医疗2017、2018、2019年的负债分别为59.06亿元、59.01亿元和47亿元。虽然债务缠身,但恒康旗下医院多为当地政府改制的人民医院,基本面尚属不错。也因此,后来重整中出手的公司不在少数,包括医院集团、药企、基金等。

 

2020年8月,一家债权人申请对恒康医疗进行重整。2021年7月,陇南中院受理了这一申请。

 

2021年12月,在陇南中院的指导下,通过公开评审程序,新里程被评选为恒康医疗重整投资人。

 

2022年4月7日,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《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》,出资人组会议表决通过《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》。4月22日,陇南中院裁定批准《重整计划》。

 

一直到6月23日,陇南中院作出裁定,确认恒康医疗重整计划执行完毕,终结重整程序。

 

恒康医疗的重整历时2年,林杨林回忆,第一次接触恒康医疗是2020年1月到兰考县参观考察兰考第一医院集团,这几年的重整历程“像极了原本只是计划拍一部30分钟的微电影,最后拍成了50集的电视剧”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新里程是重整产业投资人,而一同参与债权清偿还有5家财务投资人——合音投资、大河融智、深圳通芝康、五矿金通(代表其管理的1号基金)和成都振兴嘉业,5家财务投资人共出资7.45亿元。

 

企查查穿透显示,上述5家财务投资人的实控人分别为北京广播电视台、北京中关村并购母基金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、五矿证券有限公司和四川产业振兴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。由此,恒康前十大股东也重新洗牌,主要股东均具有中央和地方的国资背景。

 

林杨林直言,在新里程的发展历程中,恒康医疗的重整可以算最艰难的事情。因为它超出了医院投资管理与产业经营的范畴,还要在依法依规的基础上做好地方政府、法院和管理人、金融机构、原有股东、公司员工的需求平衡,理顺了这部分,接下来的难点是,新里程医院集团如何做好投后整合:

 

其一,这么多的国企医院和政府改制医院,如何建立一套现代化的治理体系?什么样的决策体系、用人体系和分配体系是科学的?如果没有市场化的治理体系和经营模式,“你可以理解为,我们面对的是一群专家加一堆重资产”。

 

其二,员工人数暴涨,恒康的8000余名员工全部加入新里程的大家庭,怎么让他们融入新里程的体系,怎么让大家在集团统一的战略、愿景和使命下推动恒康医疗转型发展?

 

思考并解决这些难题,正是林杨林和同事当前的最重要工作。

 

战略进阶

 

2016年正是社会资本大举进入医院的时候,房地产商、珍珠公司、茶叶公司都豪掷千金进入医疗服务行业,而后多数在两三年内灰头土脸退出。

 

林杨林记得,在上一轮周期里,“财大气粗”的公司很多,“所有人都来高价买医院资产”,资本最狂热的时候,溢价高达两三倍。新里程当时并没有出手,林杨林认为这违背行业规律,选择了观望。

 

而现在,泡沫和潮水退去后,市场已经从无序回归到有序,“过了六七年,社会办医哪个机构管得好不好,医院也有自己的判断了,现在医院也不是看你有没有钱,医院也慢慢回归理性,觉得需要可持续发展”。

 

普华永道发布的《2016年至2021年中国医疗健康服务行业并购活动回顾及展望》报告显示,2016-2019年中国医院及诊所交易金额(不含大额交易)逐年减少,从2016年的402亿元降至2019年的241亿元,在2020年回升到395亿元,2021年骤升至979亿元。

 

该报告称,历时超过10年的国企医院改制进程中,大型医疗集团跑马圈地,产业基本积极布局,部分早期涌入的产业资本因自身运营水平不足等原因陷入困境,头部医疗集团如华润、复星、新里程等成为中国医疗服务产业的中坚力量。

 

2021年是新一轮周期,中国平安收购北大医疗,通用并购宝石花成为拥有4.6万张床位的巨型医疗集团,新里程也并购弘慈医疗集团和华佑医疗,并成为恒康的重整产业投资人。

 

林杨林认为,规模在2万张床位以内的时候,各家公司还存在同行竞争,但是超过2万张床位以后不会有太多的同质化竞争,因为各家企业在战略上会有差异,那时候合作就远远大于竞争,比如,现在新里程的战略就变成了“医疗+医药”两轮驱动,而其他同行也有不同的战略方向。

 

回顾过往,新里程也放弃了一些机会,包括轻资产的医生集团和重资产的养老。

 

林杨林认为,重资产的养老目前跟新里程的战略不匹配,因为缺乏成熟的支付方式,而没有成熟的支付方式就解决不了重资产的投入回报问题。至于医生集团,他始终不看好,原因是医疗本质一定要依托医疗机构,而医疗行为的监管会越来越严,没有医疗机构为依托,医生集团缺乏经营上的逻辑。

 

新里程目前收入在百亿级别,对于新里程的未来,林杨林称2-3年会扩张到5万张床位,今年会陆续宣布新的投资动作。

 

“我们对标的地域、医院规模、交易价格都会审慎考虑,特别是疫情期间,经济下行,每个公司的现金流都是最重要的。我们现在依然还在持续投资,只是我们的投资态度是审慎乐观的,投资策略也是渐进升级的。”林杨林说。

 

他表示,关于新里程的投资策略,将更加聚焦两个大方向的升级,一是为应对未来的医保压力,地域布局上逐步提升到经济更好的省会或副省级城市;二是为了应对老龄化需求和人口发展趋势,会同时在专科上深度布局,包括肿瘤医院、老年病专科医院和妇儿生殖医学。